有冠军相的候选人即便将开支减半

 必发365登录     |      2019-05-03 10:50

望更多更快地交易。何乐而不为呢?毕竟苦等最高价也只能多赚区区150美元,这利益太微不足道了,不值得她这么做。
关于政治的真理不一而足,其中最为人信奉的一条,是金钱可以收买选举。阿诺德·施瓦辛格、迈克尔·布隆伯格 [3] 、乔恩·科尔津 [4] ——这只是几个近期出现、引人关注且能佐证这一真理的例子。(暂且不论史蒂夫·福布斯 [5] 、迈克尔·赫芬顿 [6] ,尤其是托马斯·格里萨诺 [7] 这样的反面例子。格里萨诺三次竞选纽约州州长,自掏腰包共花费9300万美元,但三次分别只获得了4%、8%和14%的选票。)多数人都认为,金钱对选举结果产生了不正当的影响,过多的资金挥霍在了政治竞选中。
诚然,选举统计数据显示,在竞选中投入手笔更大的候选人常常会胜出,但金钱是否真的是他们获胜的原因呢?
这么想似乎顺理成章,那说90年代的经济繁荣导致了犯罪率的下降,似乎也顺理成章。然而,二者存在相关关系,并不等同于一者导致了另一者。相关关系仅表示,两个因素——姑且称之为X和Y——之间存在某种关系,但你无从判断孰因孰果。有可能是X导致了Y,有可能是Y导致了X,也有可能是X和Y均由另一个因素Z导致。
请对如下相关关系进行思考:凶杀案频发的城市,往往警力也非常充足。以两个真实城市中警力与凶杀案之间的相关关系为例,假设这两个城市为丹佛市与华盛顿市,二者人口相当,但华盛顿的警力是丹佛的近3倍,其凶杀案发数则是后者的8倍。然而,在不了解详情的情况下,孰因孰果很难说。可能某些一知半解的人,对这些数据略作思考,就妄下结论,认为是警力过多导致了华盛顿凶杀案频发。这种望文生义的思维方式,古已有之,而且常常会导致人们采取自以为是的应对措施。正如那则民间传说所言,一位沙皇得知其帝国内疾病肆虐最严重的省份也是医生数量最多的省份,于是,他的解决方案是,当即下令处死所有医生。
现在回到竞选开支的话题上,为分析金钱与选举结果之间的关系,我们需要思考影响竞选经费的因素。假设你手上有1000美元,想要捐献给某位候选人,你可能会在两种情况下选择捐献这笔钱:其一,在难分伯仲的情况下,你认为金钱会左右最终的结果;其二,某位候选人一骑绝尘,你想沾一点光,抑或想在将来获得某些实际的关照。你肯定不会把钱捐给必败无疑的候选人。(这点你可以去问那些在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 [8] 遭到重创的总统候选人。)因此,大选领跑者和竞选连任者所筹得的资金远超过不成气候的候选人。那么竞选开支呢?竞选连任者和大选领跑者显然拥有更多资金,但只有在确实有落选可能的情况下,他们才会一掷千金。必胜无疑的话,他们何必动用这笔竞选资金呢?毕竟这些资金在以后遭遇强敌时,能派上更大的用场。
现在假设有两位候选人,一位天生富于魅力,另一位则非如此。讨喜的候选人筹集到了更多的资金,轻而易举地胜出。不过,到底是金钱为他赢得了选票,还是他的个人魅力让他选票与金钱双收?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却很难解答。毕竟,选民吸引力不易量化,那有什么办法能衡量选民吸引力呢?
基本没有办法——只有一个例外。唯一的办法就是对比两次竞选中的同一位候选人。即,候选人A与2~4年后的自己很可能相差无几。对于候选人B,同样也可以做此假设。假如候选人A与候选人B在连续两次竞选中对垒,但两次的开支不同,那么鉴于二者的个人魅力值变化无几,我们便可衡量金钱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我们发现,同两位竞选人在多次竞选中连续对垒,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实际上,自1972年以来,有近千次国会竞选都出现了这种状况。那么这些案例的数据说明了什么呢?
结果出乎意料:候选人的竞选开支影响甚微。有冠军相的候选人即便将开支减半,也只会丢掉1%的选票,而没有冠军相的候选人,即便开支翻倍,也只能为自己多拉拢1%的选票。对于政治候选人来说,开支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个人品质。(这也适用于父母——第五章会提及这点。)有的政客天生讨选民喜欢,有的则不然,花多少钱也无法弥补这一点。(福布斯、赫芬顿和格里萨诺几位大鳄想必有所体会。)
那么这条选举真理的下半句呢?耗费在竞选活动上的资金多到令人发指?一个选举周期通常包括总统大选和参众两院选举,其间每年的竞选开支约为10亿美元——这听起来是一笔巨款,除非你将这笔钱同某项重要性显然不及民主选举的开支做一下对比。
例如,美国人每年花在口香糖上的开支也是10亿美元。
本书所要探讨的,并非口香糖开支与竞选开支的对比,或欺瞒客户的房地产中介,也不是堕胎合法化对犯罪率的影响,书中自然会对此类情况做出分析,同时还会涉及不少其他话题,包括育儿之道、欺诈技巧、贩毒团伙的内部运作方式及《智者为王》 [9] 中的种族歧视。本书的真正目的是拨开蒙在现代生活之上的迷雾,探究内在的真相。我们会提出很多疑问,有的无关痛痒,有的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答案可能常常听起来怪诞不经,但经事实分析后,会变得显而易见。我们会从数据中寻找答案——所谓的数据可能是学生的测验分数,可能是纽约的犯罪统计数字,也可能是毒贩的收支记录。我们常常会利用数据中偶然呈现出来的规律,这些规律就如同飞机掠过高空留下的飞行轨迹。就某个话题抒发己见或著书立说自然可以,人类对此乐此不疲,但若能撇开道德立场,沉下心来钻研数据,结果常常会得出有悖传统、出乎意料的发现。
可以说,道德代表着在人类心目中,这个世界应该如何运转,而经济学代表着其实际的运转方式。经济学首先是一门有关测评的学科,它包含一系列行之有效、用途广泛的工具,可以对大量信息如就业、房地产、金融和投资进行确切的评估,以确定任意因素的影响,乃至所有影响,这才是“经济”的根本要义。但经济学的工具也完全可以用于分析其他话题,而且这些话题可以说,更有意思。
本书将从一个非常明确的世界观出发,立足于以下几个根本观点,来表达我们自己的思想:
诱因是现代生活的根基。理解或常常仅仅是寻找到这些因素即是解决几乎任何谜团的关键,从暴力犯罪到假球案,再到网恋,无一例外。
传统观念常常是错的。20世纪90年代的犯罪率并未一路蹿升,仅仅一掷千金换不来选举胜利,而且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一天喝八杯水有益健康。传统观念常常漏洞百出,同时又极难看穿,但戳穿这些观点并非不可能。
轰动性事件常常起因于风马牛不相及甚至微不足道的事情。谜团的答案不会总是一目了然。诺尔马·麦科维对犯罪率的影
标签:必发365登录

上一篇:在媒体上信口开河
下一篇:对于人类最大的担忧之一——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