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机构内的上层人员是可以坐收渔利的

 必发365登入     |      2019-05-03 10:56


党的黑话来说,就是三K党隐形帝国的皇城——同时也是史丹森·肯尼迪的家乡。肯尼迪时年30岁,同一名三K党成员有亲缘关系,但秉性却与之背道而驰。他出身于南方家庭,家世不错,据说祖上的名人包括两名《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一名联邦军队军官和约翰·B.史丹森。约翰·B.史丹森即是以他命名的制帽公司的创始人,而史丹森大学也是以他命名的。
史丹森·肯尼迪成长于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一座14室的豪宅,父母育有五个子女,他年纪最小。他的叔父布雷迪是三K党成员,但肯尼迪最终却成了自封的“自由异议分子”,写了不计其数的文章和数部著作,抨击种族偏见。他最初以民俗学者的身份,周游佛罗里达州,收集本地传说和歌谣。几年后,他就职于美国最大的黑人报纸《匹兹堡信使报》,成了该报少数几名白人记者之一,并以门什老爹——黑人民间故事中的一位英雄人物,传说比治安官猎枪的枪子儿跑得还快——为笔名写作。
激励肯尼迪笔耕不辍的,是对思维狭隘、蒙昧无知、蓄意阻挠和恐吓威胁的仇恨——而在他看来,三K党以得意的姿态将这些特点揽于一身,没有哪个组织可与之相比。肯尼迪认为,三K党是白人当权派的恐怖主义分支,他发现这是一个难以解决的痼疾,原因多种多样。三K党与政界、商界和执法部门领袖狼狈为奸,民众谈虎色变,无力对抗三K党。当时存在的少数几个反种族仇视组织缺乏影响力,甚至对三K党所知甚少。
“几乎所有针对这一话题的文章都是社论,鲜有爆料文章,”肯尼迪后来解释道,“作者反对三K党,这没错,但他们对三K党的内情却所知甚少。”
于是肯尼迪开始搜集情报,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他采访三K党头目和拥趸,有时会利用自己的家世和血统,谎称自己和他们同属一个阵营,他还参加过三K党的公共活动。他事后曾写道,他甚至打算打入三K党亚特兰大支部的内部。
肯尼迪将勇闯三K党内部的经历写成了回忆录《揭秘三K党》。这部书实际上是一部有戏说成分的小说,而非平铺直叙的纪实作品。骨子里仍有着民俗学者情怀的肯尼迪显然想以最跌宕起伏的方式将这个故事展现出来,因此书中不仅有他自己对抗三K党的活动,也有另一人的经历,此人化名为约翰·布朗。布朗是一名工会工人,曾在三K党内担任过头目,但后来洗心革面,主动提出承担打入三K党内部的任务。《揭秘三K党》所呈现的最刺激惊险的情节中,有不少显然都是约翰·布朗所为——亲自参加三K党在亚特兰大的会议和其他重大集会,但由于该书最终出自史丹森·肯尼迪之手,他将布朗的事迹写到了自己名下。
无论如何,布朗与肯尼迪的联手合作贡献了大量情报。布朗揭发了他在三K党每周集会上的所见所闻:三K党地方和大区头目的身份、近期计划以及三K党的通用仪式、暗号和内部用语。例如,三K党习惯将许多单词的词头改为Kl。(因此,两名三K党成员在当地支部里进行了交谈。 [5] )三K党的秘密握手方式为,左手相握,手腕下垂,像鱼儿一样左右摆动。假如外出旅行的三K党成员想在外乡结识同党,他会问起“阿亚克先生”——阿亚克(Ayak),即“你是三K党成员吗?”(Are You a Klansman?)的暗号。他所期望得到的回答是:“是的,我还知道阿凯先生(Mr.Akai)。”——“我是三K党成员”(A Klansman Am I)的暗号。
不久之后,约翰·布朗便被邀请加入K骑士团,即三K党的秘密警察和“鞭刑小分队”。对于卧底来说,这提出了一个令其左右为难的问题:被要求参加施暴行为的时候,该怎么办?
但实际上,在三K党——及多数恐怖主义组织——内生存的一个核心信条就是,多数武力威胁从来不会超出威胁这一步。
以绞刑为例,这是三K党标志性的暴力手段。以下为美国被私刑绞死的黑人数目,以10年为单位,编纂者为塔斯克基学院。
表2–1 美国被私刑致死的黑人数目
请记住,这些数据所统计的不仅仅是死在三K党手下的人数,而是所有记录在案的被私刑绞死的总人数。这些数据揭示了至少三点值得注意的事实:其一,遭私刑绞死的人数在此期间出现了显著下降;其二,私处绞刑的数量与三K党成员规模之间毫无关联——实际上,1900——1909年是三K党的沉寂时期,但在此期间遭私刑绞死的黑人数量却超过了三K党拥有数百万羽翼的20年代——这表明遭三K党私刑绞死的人数远低于人们的普遍印象;其三,相对于黑人人口总数,遭私刑绞死的人其实非常罕见。
诚然,即便只有一人遭此厄运也不可罔顾,但到20世纪初,与如今流传下来的民众回忆相左的是,私处绞刑早已算不上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了。20年代只有281人遭私刑绞死,相比之下,来看看同时期死于营养不良、肺炎、痢疾等疾病的黑人婴儿数量:1920年,每100名黑人婴儿中,有13名夭折,即每年有20000名黑人婴儿夭折——相比之下,每年只有28人遭私刑绞死,直到1940年,每年仍有10000名黑人婴儿夭折。
这些有关私处绞刑的数据揭示了什么更为重大的真相?私处绞刑相对来说并不多见,且尽管三K党规模急剧扩张,私处绞刑的数量却在此期间陡然下降,这说明了什么?
最令人信服的解释是,早期的私处绞刑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白人种族主义者——无论是否属于三K党——通过实际行动和巧言令色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清晰无误、极具震慑作用的措施,如有黑人触犯公认的行为准则,无论是同公交司机顶嘴还是胆敢行使投票权,他必然知道自己很可能会遭到惩罚,甚至有性命之虞。
因此,或许到20世纪40年代中期,即史丹森·肯尼迪企图捣毁三K党的时候,三K党已经无须使用过多武力了,许多黑人常年被教导要安守二等公民的本分——否则后果自负——于是就选择了逆来顺受。即便是在庞大的族群内,一两起私处绞刑事件也可以起到培养安顺良民的巨大作用,因为人们面临强烈的刺激会做出强烈反应,对无端暴行的恐惧作为安分守纪的奉行,更是有着无可比拟的强大作用,这其实也是恐怖主义能大行其道的原因。
但如果说20世纪40年代的三K党并非暴戾无度,那这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史丹森·肯尼迪笔下的三K党只是一群自怨自艾的男人构成的兄弟会组织,成员多胸无点墨、前途堪忧,目的不过是找个地方宣泄不满,以及偶尔找个借口夜不归宿。这样一个兄弟会组织会参加有宗教性质的唱诵、宣誓和高呼和撒那 [6] 的活动,且所有活动均为绝对机密,这为其平添了不少吸引力。
肯尼迪还发现,三K党还是一门狡猾的敛财生意,至少机构内的上层人员是可以坐收渔利的。三K党头目有着滚滚财源:数千名缴纳会费的普通成员、雇用三K党吓退工会或缴纳保护费的企业老
标签:必发365登入

上一篇:篮球甲组
下一篇:K骑士团——三K党的鞭刑部门——现在已经开始履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