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黑人反对种族隔离与歧视

 必发365登入     |      2019-05-03 11:00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黑人反对种族隔离与歧视展开,白人选民是否会为了隐瞒自己的种族倾向而对民意调查者谎称会投票给黑人候选人?显然如此。1989年的纽约市市长选举在戴维·丁金斯(黑人候选人)和鲁道夫·朱利亚尼(白人候选人)之间展开,最终丁金斯以区区几个百分点险胜。虽然丁金斯顺利当选纽约市首位黑人市长,但他微弱的领先优势却出人意料,因为选举前的民意调查显示,丁金斯领先近15%。1990年,白人至上主义者戴维·杜克参加了美国参议院选举,最终得票数比选举前的民意调查高出了将近20%,说明路易斯安那州有数千选民偏爱有种族主义倾向的候选人,但却不愿承认。
杜克虽然从未如愿以偿地在政界谋得高位,但它证明了自己确实是操纵信息的好手。担任三K党骑士团大巫师时,他编写了一份涵盖数千名普通成员和其他支持者信息的通讯录,他们后来成了他在政界发展的基础。然而他不甘心只把这份通讯录留作私用,于是以150000美元的高价卖给了路易斯安那州州长。多年后,这份通讯录再次为杜克派上了用场,他告诉他的支持者,他手头拮据,需要捐款。就这样,杜克以继续弘扬白人至上主义事业为名,募集到了数十万美元的捐款。他在一封信中对自己的支持者解释道,他已经一穷二白,银行甚至要收回他的房子。
实际上,杜克早已卖掉了房子,还狠赚了一笔。(他有没有雇用房地产中介就不得而知了。)他从支持者手中募集的捐款多数并未用于弘扬白人至上主义事业,而是被嗜赌成性的他挥霍在了赌场上。他巧使计谋,瞒天过海,但最终仍然在得克萨斯州大斯普林市被捕入狱。
[1] 三K党英文名称为Ku Klux Klan,kuklux在文中有解释,而klan为clan变体,意为“帮派”。——译者注
[2] 普莱西诉弗格森案,简称“普莱西案”,是美国历史上一个标志性案件,对此案的裁决标志着“隔离但平等”原则的确立。案件起源是,1892年,混血黑人普莱西故意登上一辆专为白人服务的列车,因而遭到逮捕,普莱西随后将路易斯安那州政府告上法庭。案件最终上诉到了美国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以“隔离但平等”并不意味着对黑人的歧视为由,判普莱西败诉。——译者注
[3] 威尔·罗杰斯,美国二三十年代红极一时的喜剧演员。——译者注
[4] 罗伯特·E.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联邦军队的著名将领,三K党成员。他曾是三K党首任党魁的最佳候选人,但因个人健康和政治立场原因拒绝了这一职位。——译者注
[5] 两名三K党成员在当地支部里进行了交谈,这句话中原文有三个单词有变形,分别为三K党成员(clansmen变为Klansmen)、支部(cavern变为Klavern)、交谈(conversation变为Klonversation),与之类似的还有下文的K骑士团(cavaliers变为Klavaliers)。——译者注
[6] 和撒那,赞美上帝之语。——译者注
[7] 大龙头,三K党的头目塞缪尔·格林。——译者注
[8] 《K兰经》,原文为Kloran,为《古兰经》(the Koran)的变体。——译者注
[9] K里发,伊斯兰领袖称号哈里发的变体。——译者注
[10] 内森·贝德福德·福里斯特,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方联邦军队的将领,战后三K党的创始人。——译者注
[11] 可丽耐,美国杜邦化工研发的实心面板材料。——译者注
[12] 民权运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黑人反对种族隔离与歧视,争取民主权利的群众运动。——译者注
第三章 为何毒贩还在与母亲同住?
本章发现传统观念往往是由捏造信息、自身利益和方便之词共同构成的。
为何专家经常捏造数据;长期口腔异味这一术语的发明……如何提出好问题……素德·文卡特斯长年卧底毒贩据点的离奇经历……为何卖淫者的收入要高于建筑师……强效可卡因的发明与尼龙丝袜的发明有何相似之处……强效可卡因是否是继《吉姆·克劳法》之后对美国黑人打击最严重的事件?
前两章分别探讨了两个确实有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教师与相扑力士有何共同点以及为何三K党和房地产中介是一路货色。但如果你提的问题比较多,即使初看起来这些问题怪诞不经,但最终都能让你学有所获。
提问题的第一个诀窍,是判断你所提的问题好坏与否,并非只要是没人提过的问题都是好问题。千百年来,一直不乏智者在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因此,许多前人未提的问题难免会得出索然无味的答案。
但假如你提的是和人们息息相关的问题,且得出了出乎意料的答案——推翻了传统观念,你或许会有所收获。
发明“传统观念”一词的是学识渊博的经济学先哲约翰·肯尼思·加尔布雷思 [1] ,然而,他并不认为这是个褒义词。
“我们对真理的认识以一己方便为准,”他写道,“认准最符合一己私利和个人福祉的真理,抑或避免那些费力不讨好或扰乱生活的说法。当然,那些最取悦于我们自尊心的观念,确实很容易为我们所认同。”
“经济和社会行为,”加尔布雷思继续写道,“非常复杂,要想参透其特征,着实劳心费神。因此,我们要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固守着那些在我们理解范围之内的观念。”
因此,在加尔布雷思看来,传统观念平白浅显、便于理解、说辞悦耳、抚慰人心,却不一定合乎事实。说传统观念无一是真,自然十分荒唐,但找出传统观念的错误之处——抑或找出草率马虎或狭隘自私的思维所留下的痕迹——是提问题的一个良好出发点。
以美国近年来的无家可归问题为例,20世纪80年代初,一位名叫米奇·斯奈德的无家可归者权益保护分子宣称,美国约有300万无家可归者,立时引来人们的广泛关注。
不到100人就有1人无家可归?自然这比例听起来太高了,但专家之言总能引发巨大的波澜,让人不可不信,因此这一此前无人问津的问题突然之间成了举国瞩目的话题,斯奈德甚至在国会发言也证实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据说,他还在某所大学做演讲称每秒钟就有45名无家可归者死亡——每年有多达14亿无家可归者死亡。(彼时的美国人口约为2.25亿。)即便斯奈德的本意是每45秒钟就有一名无家可归者死亡,犯了口误或被误读,那合计每年也有701000名无家可归者死亡,相当于美国死亡人口总数的1/3左右。最后,斯奈德迫于压力解释了其所谓300万无家可归者的数据,承认自己这是信口胡说。但记者对他仍是纠缠不休,逼他给出一个确切数字,他说,他不想让他们空手而归。
作为专家,斯奈德为一己私利欺骗公众,这一点固然可悲可恨,却不足为奇。因此,单凭他们自己是做不到欺骗公众这一点的,所谓记者急需专家,正如专家急需记者,每天的报纸版面和电视新闻总要有内容可写,而危言耸听的专家常常受到欢迎。于是,记者和专家志同道合,便成了许多传统观念的始作俑者。
标签:必发365登入

上一篇:我们早已司空见惯
下一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黑人反对种族隔离与歧视